善读「论语」6.28:子见南子尽人事,予所否者由天命

时间:2019-10-05 22:30 点击:126

「雍也篇第六」28

【原文】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译文】

孔子往见南子,(终局不尽人意)。子路(为孔子之道不得走而)不满。孔子对子路说:“吾之于是走道不顺,是天命未通,天时未到。”

【注解】

“南子”,卫灵公宠姬,对卫国政事颇有影响。传其走为不检,名声欠安。

“子路”,即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孔子著名学徒,孔门十哲之一,幼孔子九岁。前文已多次展现。

“说”,音义皆同“悦”。

“矢”,陈也。陈述之义。

“矢之”的“之”,是指“子见南子”一事。

“否”,音“匹”,意为困厄不顺,闭塞不通。《左传》云:“执事顺成为臧,反为否。”

“厌”,音义皆同“压”,意为按捺、阻滞。如《公羊传·文公十四年》中的“予以大国压之”。“厌”繁体为“厭”,“压”繁体为“壓”。古汉语中常有这栽省略偏旁的通伪用法,如“道千乘之国”的“道”通“导(導)”。

“天厌之”的“之”,是指孔子之道。

【评析】

对于本章的解读,自古以来争议极大。仅“矢”字之注,即有誓、陈、指、直等义;而“予所否者”以下之解,汉、宋、明、清诸先儒亦偏见纷纭,难以折衷。故真意如何,止可阙疑。

在诸解之中,以孔子因子路见疑而发誓赌咒一说信者最多,但笔者倒以为此解最不能信。由于子路也许不是最懂孔子者,但却绝对是最信任孔子者。子曰:“道不能,乘桴浮于海,从吾者其由与”,便是子路对孔子深信不疑的力证。且子路性格爽利率真,有此性格者,多半只会轻信而不会多疑。倘若连爽利率真的子路都对孔子的为人匮乏信念,那孔子就根本不能够赢得一多多智学徒对其生前身后发自肺腑的高度评价。若“子见南子”果有疑心,谅其学徒也不会将其收好《论语》,否则岂非自取其辱?

“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故孔子在卫国答当是有参政意图的。南子在卫国颇有政治实力,故子见南子,相机而动,是相符乎情理的。但“子见南子”的终局隐微不尽人意。卫国是孔子周游列国的第一站,“初战不幸”的终局让孔子的推走仁道之旅布满阴霾,由此而令直性子的子路感到?失不满也在情理之中。因此,“子路不满”,很能够并非不满于“子见南子”,而是不满于孔子之道非但不得走,而孔子本人还要不得已作出委弯搪塞之举,往见名声欠安的南子。说白了,就是子路心疼先生了。

孔子见子路懊丧,便向其注释本身“初战不幸”的因为说,本身之于是走道不顺,不是由于不足辛勤,未尽人事;也不是由于鲁国季氏、卫灵公或南子等不肯见用或从中干扰,而是走大道的天命未通、天时未到。这其实也是在告诫子路不要仇天尤人。

孔子周游列国时已经五十五岁,早已过了“五十而知天命”之年。孔子明知列国诸侯很难采用他所主张的仁道,但他照样执着辛勤地往做,以至于得了个“知其不能而为之者”的雅号。

孔子周游列国,见于南子、厄于陈蔡,起终坚毅地奔波叫嚷,将本身当作清脆的“木铎”,以期振聋发聩,唤醒世人。这并非是孔子不识时变,而正是孔子的远大之处!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张岱说:“不知不能为而为之,愚人也;知其不能为而不为,贤人也;知其不能为而为之,贤人也。”

中国两千余年独裁的历史已经彻底证实了孔子“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的说法。孔子之道要想得以实走,实在必要有民主与法治云云能够有效制约权力滥用的制度框架行为依托和保障,这就是“天时”。而这一制度框架,直到孔子身后的2300年才开起在西方逐渐完善,又通过大约100年,才在十九世纪中晚期被王韬等一批晚清儒家知识分子所发现并介绍进中国。固然此后中国所开启的一系列以民主与法治为现在的的变法行动均以战败告终,但随着世界周围内民主与法治实践的日好成熟完善,实走孔子之道的“天时”已然具备。

中国是华夏雅致的发祥地,是孔子之道的故乡,可谓占尽“地利”。现在所差者只有“人和”。

近百年来,中国对孔子之道曾有过数次极为主要的损坏,尤其近代的极权独裁势力对于孔子之道的损坏几乎是熄灭性的。其实这也很好理解。由于孔子之道乃是仁道,崇尚“天下为公,选贤与能”,天然就具有亲民主而反独裁的属性,实为独裁的天敌。


当前网址:http://www.yhq02.com/8991622/7671.html
tag:善读,「,论语,」,6.28,子,见南,尽,人事,予所,「,

发表评论 (126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股票配资 @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广告联系QQ:2774950069 版权所有